淮清

反派他过分美丽了解一下!各位太太求你们了解一下!【声嘶力竭】

【欢喜】2


………………………………………………
坏了……

沈清秋咬牙,却只恨自己修雅不在身边,这副身子灵气十足,哪怕是洛冰河,有修雅在手,他也未必不可一赌。

但对方还有天魔血……

海角天涯……只至死方休……

洛冰河笑意温柔。

“是啊……至死方休……”

师尊也知道啊……我们之间注定至死方休……

是孽缘,逃不开的。

“师尊莫要紧张,此地界多的是信鸢,弟子就是想动手也不会在这里。”

沈清秋别过脸,过长的长发让表情被掩映得如天边的幻影灿美,而他,却似乎笑了。

“……小畜生,我往日就算也曾待你过分,起了心思,打你下无间深渊,可你囚了我百年,挖眼削足做人彘……还不够吗……若非是侥幸来了此处……我便早已身死道消,我不知我是做了何事惹得你定要与我纠缠不休,可若是你深憎我……”

沈清秋抬首,那张清丽出尘的容颜也算是第一次露出了笑容,几乎是一点一点逼出来的笑容,疯艳绝望。

“便在此拿了我这魂魄去,这身子有主,人家回来了要是发现自己少了两条腿什么的可是对不起人家。”

……

嗯?

深……憎……?

洛冰河微微的偏了偏脑袋,眸色微暗。

他怎么会。

憎恨。

他爱他来不及。

你打我也好骂我也罢,你爱我也好不爱我也罢。

我跟在你身后有多久。

你永远都不会知道。

你那一杯热茶泼出的是我的怨恨。

可我怎么就是犯贱。

你漂亮吗?

漂亮。

你漂亮的该死。

漂亮的我第一次见你都欢喜的浑身颤抖。

浑身……颤抖着期望……

期望你能看我一眼……哪怕一眼都好……

我本来不知道的,我本来就是憋着一口不知所以不知为何的气想要出而已。

我不想你死的。

或许我是不是该庆幸我能够再一次的遇见你,能够看到另一个世界截然不同的我自己。

他那么温柔,就像我第一次见你时想的那样。

他哄着我,就像我一直想要你对我做的那样。

可他与你却不同的越来越明显。

我总是会想到你,如果你还在,会怎么样,如果我能早点发觉那些不是恨,只是得不到,只是嫉妒,只是迁怒,只是那般可怜的想要触碰而已。

会不会我能改变。

会不会你会爱我。

会不会……你愿意再次的接近我……

只沈清秋言罢,自己也觉得好笑,纠缠百年,可到最后仔仔细细一翻旧账,却发现不过是因为些可怜可笑的事。

近乎可悲。

是,他有错,可洛冰河报复也报复了,人也杀了,苍穹派也灭了,他还要什么?

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销愁愁更愁。

到了现如今 他也是再没了办法。

修雅也斩不断啊……

这便……该如何是好……

他又能……怎么办……

……

啊……是啊……

他又能……怎么办……

把人绑回去说师尊我喜欢你才绑着你的?

沈清秋怕是只会一哂。

沈清秋很强……他知道的……

不单单是说修为……

沈清秋的心境本是因秋家与他七哥,多年困境,无所寸进,若是以往的沈清秋,怎么可能有这副淡薄,现在着沈清秋又不知是哪里来的修为……许是那个洛冰河弄的……

强横无匹,甚至足以抵得上他。

真仙心境,离入道飞升,怕是一步之遥。

沈清秋此人,洛冰河了解的很,本就是个寡淡的连情欲都少有的人,能骂洛冰河一句小畜生,洛冰河已经觉得自己在那人心中是很特殊了。

若是教他修成真仙,怕是要当真成个捂都捂不热的冰心雪骨。

到那时,哪怕洛冰河是杀也好是爱也罢,沈清秋怕是都不会再有感觉了。

无悲无喜,好似个偶人似的。

仙家无情,并非只是说说而已。

这般在前,他又怎么会还他修雅。

他便叹了口气

“师尊便也莫要整日整日的想着寻死觅活了,徒儿如今想清楚了,往日种种,前尘因果纠缠不休也无甚作用。是,师尊说的不错,可我憋着一口气煞红了眼,就是想要师尊付出点什么代价来,如今师尊这般……并非我本愿,不知师尊可否好歹赏岳掌门一个面子,莫要寻死了。”

……

呵……

代价?

沈清秋撑着额头,狠狠的揉了两把

抬眼笑

“洛冰河,我便也告诉你,我怕你,怕的紧,怕到在你面前我都会感觉浑身上下不自在你便放过我,让我走了罢。”

我们的感情这般莽撞青涩,来势汹汹。

以至于我只想逃跑。

逃的越远,我越能做我自己。

那一杯热茶泼出的是我的愤恨。

我只是不甘心罢了。

无间深渊是个好地方,本该有去无回。

至少那一瞬间我下手够狠,你本该……

与我永世不见。

我不是什么好人。

而你威胁到我了。

你的存在,你的呼吸,你的声音,你的喜好,你每天经过时那模糊的孺慕。

该死的,简直令人恼火。

你必须离我远些。

在我失控之前。

我会是那个沈清秋,衣冠禽兽,君子小人。

尖酸刻薄,不通人情。

这样,你定然不会靠近。

于是我甚至喜欢上了这种随时可能暴露的危险摇摆,在悬崖的边缘,在刀刃的尖端起舞。

每每看着你被欺辱,我便从脸皮抽疼到了病态漠然。

再后来,或许就是那种恐慌的害怕。

你又在靠近了。

你的笑声,你的背影,你的长发,你的眼睛,你的感情变得奇怪而滚烫。

我竭尽全力的掩饰着令人发疯的慌乱。

我只是想……

看戏……?

可你在干什么……

你在靠近……

你在笑……

呼吸滚烫……

而夜凉如水……

那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

如果不是那件事情……

我便顶多赶你下山罢了……又怎会想到无间深渊这种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

你们都觉得我是灵力使用过度深度昏迷了。

可我感觉的到啊……

你在吻我。

是那种……急切的,青涩的,带着少年人身上那种血气的。

舔舐。

像是一匹离群的孤狼在急切的试探着品尝它即将开膛破肚的新鲜雌鹿。

从脸颊……到肩……到腰侧……

神帝在上!我简直要疯了!

那种恐慌剧烈而疯狂的席卷了我全身上下每一寸皮肤。

只是这还没完。

温热的触感从腰下探了进去。

我惊惧的几乎要恐惧了。

一次……

两次……

三次……

浑身上下……

从里到外……

被你……

天呐……

…………………………………………

欢喜……

可是欢喜的?

必然是欢喜的整个人都快要疯掉。

可是欢喜何用?

他睡着,什么感觉都不会有。

他一厢情愿还要多久?

一百年还是更久?

他欢喜啊……

可却硬生生要绷着一张脸做出副刻薄样。

啊不对不对……

有谁会说他刻薄?

有谁敢……说他刻薄呢……

沈清秋别过脸,不再看。

洛冰河安静的望着他。

只是那时我们错过了。

那现在,你,还一如既往的爱我吗?

评论(5)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