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清

反派他过分美丽了解一下!各位太太求你们了解一下!【声嘶力竭】

【嗯,好,是】

#非正剧,对话体,流水账且没什么剧情,吃完饭脑子迷迷糊糊不知道自己写了个啥……
#灵感可能来自于嗯嗯师兄……(bushi),可能是个假武华,可能是个假华武【捧脸】
【华山】
[武当]
〔武当师弟〕
《大夫》
〈武当师兄〉
----------------------------------

【道长你还记得我吗?】
[嗯。]
【那我们回家好吗?】
[好。]
【你是真好,什么都能答应。】
[是。]

【那是不是我说什么你都会做?】
[嗯。]
【吃饭好吗?】
[好。]
【你真的很好,是吧?】
[是。]

【我也这么觉得。】
[嗯。]
【这次回来就别走啦,我给你胡辣汤。】
[好。]
【我真的是很喜欢你呢。】
[是。]

【你看你看,长风驿的雪化了。】
[嗯。]
【啧,又是一堆不长眼的杂碎,我们杀了他们吧。】
[好。]
【道长,你自己说,对着你这个师兄说,你是不是不想回去,一点都不想回去?】
[是。]

【道长,你不会讨厌我的吧。】
[嗯。]
【可他们又来找你了,我们离开这里吧。】
[好。]
【哈,你们有什么脸面来说我无耻?若不是我讨来了法子,你们还能见到你们的小师弟?如今你们是哪里来的脸面要我解术?!】
[是。]

【怎么办啊,道长,他说你一辈子都是这种浑浑噩噩的模样和废物没有区别……他还说你快醒了……我想杀了他……道长你觉得呢?】
[嗯。]
【咳咳咳……道长,我们走!】
[好……]
【嘶……实在是……道长你上药下手这么重的嘛……】
[是……]

【嗯……道长还是我的,这辈子……都逃不开了?】
[嗯。]
【那我带你去见个人好不好?】
[好。]
【道长等我片刻,我去去就回,道长是不是会想我?】
[是。]

----------------------------

【都这么久了,哈,你看看你看看,道长果然根本没醒,如今还是问话他会答,但答话也只有那三个字反反复复,你怕不是连自己都不清楚自己这药效?】

《不可能,这法子虽然有效,可是你带来这人是修道之人,神台清明,我能模糊他一时半会,再多,也不该多过两年,况且我这地方开的花,那香味可是专门解这东西的,他就没有一点反应?》

【可如今已经三年了喂我的好大夫好义兄,刚刚在外面我还和他说过话呢。我来也没别的意思,就想问问你药效到多久,我好在那之前把他送回去,结果你这,啧啧啧,药效不清啊。】

《……滚吧你……我回去再研究……可你难道不想和他在一起?》

【我想啊,不然找你用这法术?只是,这事终究是我自欺欺人自导自演,我欢喜了三年,够了,幻灭了,我也就该把他放回去。】

《那你放回去之后呢?我可不觉得他师兄们会轻易放过你。》

【那是自然,所以送他回去后,我就去之前找到的那个地方。】

《那个地方?》

【阴宅啊,万一我转世投胎不好可不成。】

《你要寻死?》

【呸,说话说的那么难听,我寻什么死啊。只是你常年隐居,不知他的身份,我这般作弄于他,武当定不会与我善罢甘休,简直是不死不休。如今他还受着术法,我说话谨慎些,有他亲口承认,我便能与他逍遥快活,术法一解,且不论他说不说,武当那些道长早瞧着不太对劲了,若是他稍有迟疑……】

《你……所以你在找我施法那天出去是去找阴宅?!》

【对啊,那里可是风水宝地,好得很,若是我当真被追杀得走投无路,好歹也是找好了埋骨地嘛。】

《你……可真是变成个疯子了……》

【别这么说嘛,好了好了,当初道长命悬一线还是得多谢你救回了人。】

《行了吧你,被这摧人心智的法子救过的人,哪个不是被想害人的人带来的然后特意挑的这法子,也就你,只想用这法子换上几年的假象。》

【对啊,所以怎么能让道长知道我当时明明可以把他直接治好却偏偏要用这种术法呢?】

《我见着他就跟他说你是故意的。滚吧滚吧,我还要好好研究一下你家道长这怪事呢,什么时候被追杀了,记得到我这里来知会一声,我好去围观你怎么死的。》

【行了吧你个庸医,到了你这里我还用得着跑么?……咦咦咦你干了什么!】

《呵呵,庸医的一点失误,少侠见谅。》

【不!不!神医!你是神医!给兄弟解开吧!】

《呵呵,顶着出去吧,两天之后也就消肿了 偶尔丑一丑有利于看清现实。》

【……】

---------------------------
【道长道长他混账东西!】
[……嗯]
【道长你说我们去拔了他的药草怎么样?】
[……好]
【……等等,道长你刚刚说话……停顿了?】
[是。]

【还是说我幻听了?】
[嗯。]
【道长你不要骗我好不好我有点怕?】
[好。]
【好像……是没什么问题?】
[是。]

---------------------------

【道长……这人碰瓷你。】
[嗯……]
【我去教训他一顿。】
[……]

【道长你……怎么不回我话?】
[好。]
【……道长你看啊,都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这药效怎么还没过去呢?】
[是。]
【怎么,没问题……奇了怪了刚刚怎么就……难道是我说话语气不对……他不觉得我需要他的回答?】
[嗯。]
【再来,不如我去教训他一顿?】
[好。]
……
【……这么点功夫就跑的远远的了……算你小子识相……】
[是。]
……
???????
【我这句话就算是需要回答了?!】
[嗯。]
【啧……道长?】
[好。]
【道长你是不是骗我?】
[是。]
【不对不对这什么啊!再来一次。】
[嗯。]
【道长你如果骗我就一辈子都得和我过了!】
[好。]
【……这么干脆……看来是没出事……不管啦,反正我听着了,不许反悔,道长说是不是啊?】
[是。]
√道长是我的啦

【道长你说,你是不是想和我过?】
[嗯。]
【听着了么,都听清楚了,他自己承认的,你们怎么就这么冥顽不灵。】
[……]
〔师兄可愿与我们单独说话?〕
糟!这次这个武当道长怎么这般难缠!以往那些见道长开口都不敢纠缠的!
【他不……】
[好。]
【……】
〔师兄这边请。〕
[……]
群狼环伺,虎视眈眈,进退不得,度日如年。
【道长……】
[……]
【道长是不是还会回来?】
[……是]
最后一次,我……我就再骗自己最后一次……

-----------------------------

【道……道长?你怎么样……】
[好。]
【……回来了……】
[是。]
【道长不跟他们走?】
[嗯。]
【……看到了吧!你们还呆着干什么!道长我们走。】
[好。]
〔师兄记得,有空还是得回来,毕竟师兄仍是武当弟子。〕
[是。]

--------------------------
〈怎么?他不愿意回来?〉

〔师兄……是装的!〕

〈?〉

〔徒儿曾看过一些奇书,有一种术法甚是奇特,起死人肉白骨,但所救之人之后几年见人问话只会答“嗯”“好”“是”三个字。因此此法常为奸人所用,唯一一个会的还是个玩世不恭的浪子医,不分善恶黑白,全凭好恶做事。徒儿不久前才知晓这浪子医生是那人的结义兄长。〕

〈照你这么说,那人是给你师兄他用了这法子才救的人?〉

〔正是如此,所以师兄之前那些话我一瞧便瞧出是那三个字反反复复,此次前去我点名师兄要单独谈……〕

〈结果……你师兄他是装的?〉

〔正是!我们一进去,师兄就好了,还说他是确实喜欢那人,教我们去的少些,也不能不去。〕

〈……〉

〔师兄……〕

〈罢了……随他们去吧……记得以后见面了也喊上几句配合你师兄……指不定什么时候他就带着人回来了。〉

〔是……〕

---------------------------

【道长啊……我怎么总觉得有点不对呢……】
[嗯。]
【噫,自己吓自己要不得要不得,道长我们走吧走吧,武当这地方邪门啊简直!】
[好。]
【道长道长……你……你是不是会和我一直在一起啊】
[是。]

------END------
突然想写emmmmm也不知道在写什么【躺】
好了不管我是道长我是武华【叉腰】

评论(1)

热度(31)